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独家记忆

You left me alone in my memory.

 
 
 

日志

 
 

百花冢  

2010-11-19 20:46:19|  分类: 遗音续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柔软的音符,散发着凄清幽若的古香,仿佛在那低低倾诉中深藏着一个令人宛转肠断的古典故事,一如它的歌名一样绯恻动人.后来查了一下资料,发觉果然如此.

    百花冢萧瑟在广州城里已有数百年,这个故事也被湮没了数百年,如今残存零星记载也许已有了许多后人添加的穿凿之处了吧,但无疑的是,这个归于模糊的侧影,带给我们的却是更多美的遐想和赞叹,歌颂着是一位执著于爱念至死不渝的奇女子.

    明朝万历年间,广州有一歌妓名曰张乔,虽出身低微,却清丽脱俗,17岁的张乔,色艺已远近闻名,与江南的柳如是齐名.她既工诗善画,尤善画兰竹,又写得一手娟秀的毛笔字,故身价不凡,贵介名流都喜来捧场。不过,尽管身陷烟花巷,但张乔洁身自爱,不趋炎附势,不奉承权贵。明末,广州名士陈子壮重结南园诗社,集羊城名流12人。张乔经常参与诗社活动,为这些忧国忧民的诗人弹琴伴唱,作画助兴,亦写有不少诗,多为吟风弄月之作。

    一天,张乔上街,被一帮市井之徒包围,幸得番禺名士彭孟阳路过,仗义喝退众人。彭孟阳虽为一介书生,富不及王侯,但诗才横溢,为人情笃,亦名噪一时。张乔早对彭有好感。此事之后,两人相爱日深。张乔有意与彭结百年之好,遂含情写下《漫述》:
  朱门粉队古相轻,莫拟侯家说定情。
  金屋藏娇浑一梦,不如寒淡嫁书生。

    自古红颜薄命,不久她便染病卧床不出。病中,她含泪写下《离恨曲寄孟阳》:
  伏枕春寒病转加,游魂唯得到天涯。
  无端见面无端别,愧对庭前并蒂花。

  之后,张乔病情转剧,想到不能永随彭孟阳,她含恨写下《东洲寄孟阳》:
  吞声死别如何别,绝命迷离赋恨诗。
  题落妾襟和泪剪,终天遗此与君随。

  此时,彭孟阳多方筹集数百金,将张乔赎出青楼。可惜,张乔已病入膏肓,未已,香销玉殒,年仅19岁。张乔入殡当日,羊城名士百人,赞其才貌,感其情义,手持各色花木,相约前来,环植于张乔墓旁。

    从此,张乔墓上百花盛开,姹紫嫣红,人称“百花坟”或“百花冢”。坟后有两方奇石,高约两米余,一大一小,互相依偎,尤如一对恋人。

“百花冢”在清代曾经修葺,尚完整;抗日战争期间毁于战乱。

解放后,文史专家叶恭绰曾建议重修该墓,因找不到遗址而作罢。

后据当地八旬老人练春回忆提供少年时牧牛到过此墓的线索,

有关人士终在沙河梅花园广州军区第四招待所内发现此墓旧迹。

在该所礼堂前的一块天然花岗岩右侧顶上,

斜刻着每字约10厘米见方的隶书:

“百花冢”三字(《广州市文物志》有载)。

左旁竖刻小字三行,只辨首行中有正楷“山张”二字。

广东省博物馆所藏拓本“百花冢”三字,正与此石刻吻合。

三个苍劲有力的大字为彭孟阳所书。

昔日的百花冢,今人的缅怀成曲,读之歌之,应是别有情怀吧.

香草芬芳细柳汲烟雨,
吞声话别再也难留住。
未嫁书生先去,
妾襟沾眼泪,
从来自古美丽叹留怨诗几句。
  
西风吹熄了祭烛几对,
卿卿渐渐淡淡成明月。
又见百花冢处,
鲜花笑婵娟,
从来情深有憾到头铭碑一处。
  
恨寸寸,梦远远,艳压百花终会倦,
乔阳二君也许他生轮回续愿。
情寸寸,魂远远,未怕此生终弃乱
羊城夜深处汝人孤枕缱绻。

恨寸寸,梦远远,艳压百花终会倦,
乔阳二君也许他生轮回续愿。
情寸寸,魂远远,绝了此生终眷恋
羊城夜深处汝人孤枕缱绻。

吞生死别如何别,绝命迷离赋恨诗。题落妾襟和泪剪,终天遗此与君随。……

静听,唯愿相知者相重相惜而已。

 
媲美梁祝的广州爱情故事《百花冢》                                      

 

  关于明朝末年羊城歌妓张乔(二乔)的事迹,1993年第5期《羊城今古》载《张二乔埋香百花冢》一文已作了介绍,现补充其诗作如下。
  如她的《春日山居》:
  二月为云为雨天,木棉如火柳如烟。
  烹茶自爱天中水,不用开门汲涧泉。
  好个“木棉如火柳如烟”,写尽了岭南春色。当时诗社的组织者,后来成为岭南抗清英烈的陈子壮以及当时岭南文史大师屈大均对她的诗画也颇为赞赏。
  张乔被当时人们称为乔仙。一天,张乔上街,被一帮市井之徒包围,幸得番禺名士彭孟阳路过,仗义喝退众人。彭孟阳虽为一介书生,富不及王侯,但诗才横溢,为人情笃,亦名噪一时。张乔早对彭有好感。此事之后,两人相爱日深。张乔有意与彭结百年之好,遂含情写下《漫述》:
  朱门粉队古相轻,莫拟侯家说定情。
  金屋藏娇浑一梦,不如寒淡嫁书生。
  事过不久,张乔随众歌妓到某地参加神会,夜宿于二王庙,梦见大王礼聘她为王妃。醒来后,她以手拍床,且歌且哭,悲痛万分。之后,她便染病卧床不出。病中,她含泪写下《离恨曲寄孟阳》:
  伏枕春寒病转加,游魂唯得到天涯。
  无端见面无端别,愧对庭前并蒂花。
  之后,张乔病情转剧,想到不能永随彭孟阳,她含恨写下《东洲寄孟阳》:
  吞声死别如何别,绝命迷离赋恨诗。
  题落妾襟和泪剪,终天遗此与君随。
  此时,彭孟阳多方筹集数百金,将张乔赎出青楼。可惜,张乔已病入膏肓,未已,香销玉殒,年仅19岁。彭孟阳悲痛欲绝,挥泪写下《恻恻吟》悼诗百首,其中两首是:
  红粉真成薄幸灰,花前曾说恨王魁。
  有谁负尔千金意,自绝朱颜哭不回。

  乔倩轻伴金缕衣,杜秋断送少年时。
  如今终有青楼约,长恨无花空折枝。
  张乔入殡当日,羊城名士百人,赞其才貌,感其情义,手持各色花木,相约前来,环植于张乔墓旁。各人并依花名赋诗一首,如:
  潘炽之的《百合花》:
  芳魂素质似乔仙,花气宜人百合传。
  移向山头和露种,与君重结后生缘。
  彭纪常的《姻脂花》:
  真娘墓上可题诗,墓上栽花花可悲。
  狼藉嫩红残雨后,盈盈珠泪落胭脂。
  诗人把张乔比作唐代苏州名妓真娘。从此,张乔墓又被人们称作真娘墓(真娘墓在苏州虎丘)。
  从此,张乔墓上百花盛开,姹紫嫣红,人称“百花坟”或“百花冢”。坟后有两方奇石,高约两米余,一大一小,互相依偎,尤如一对恋人。彭孟阳把张乔遗诗、遗像以及他的百首悼诗、其他名士悼诗合编为《莲香集》刊印发行。此举成为羊城诗坛佳话。
  百年之后,百花坟仍令人难以忘怀。清代乾隆年间,广东顺德诗人梁东长曾写下《百花冢》:
  传是百花冢,今来不见花。
  幽芳仍石碣,寂寞噪台鸦。
  艳曲归流水,残脂幻彩霞。
  香魂应有伴,咫尺素馨斜。
  素馨斜,指葬于百花坟附近的一座南汉国宫女墓。
  岭南诗人何梦瑶也写下了一首竹枝词:
  卖花声最断人肠,花落花开枉自伤。
  莫向百花坟上过,阿娇命薄似真娘。
  清代光绪年间,诗人叶载容也写下竹枝词:
  越台三月雨纷纷,绿涨新添水一分。
  柳絮飞残将闭墓,劝郎好上百花坟。
  1956年,百名文化人雅集广州,在中国文史馆副馆长叶恭绰主持下,赋诗纪念张乔诞生341周年。当时有诗为:
  南国女宗秀,清芳传至今。
  无言哀窈窕,芳冢百花深。
  300多年过去了,沧海桑田。如今,百花坟已经湮没,但那两方奇石仍在。石上古隶体“百花冢”三字依稀可见。有心者不妨到白云山下沙河镇梅花园一看。

  评论这张
 
阅读(5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